中国的自来水水质标准大部分比美国的水质标准更严格

经常听人说起中国的饮用水水质太差了,和国外的差远了,在美国,自来水可以直接喝,在中国基本没人直接喝自来水。甚至家用净水器都有人讲美国的产品只适应美国水质,不适应中国水质,言下之意还是中国的自来水和美国的比差的太远了。由于自来水供水要满总饮用水水质标准才能供给用户,我们就从中国和美国的饮用水水质标准比较一下二者的区别。

一、中国生活饮用水水质标准

中国《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GB5749-2006)于2006年12月29日由国家标准委和卫生部联合发布,已于2012年7月1日起全面实施。该标准共有106项指标:其中毒理指标重金属等无机化合物21项,农药及致癌有机物53项;硬度、嗅味等感官性状及一般理化指标20项;总大肠杆菌、隐孢子虫等微生物指标6项;饮用水消毒剂4项;放射性指标2项。各类指标中,可能对人体健康产生危害或潜在威胁的指标占80{86ed3c2f769eeef618d4c97a182c9fc1aef7b95e3ea4f639121ebf998e037256}左右,属于影响水质感官性状和一般理化指标即不直接影响人体健康的指标约占20{86ed3c2f769eeef618d4c97a182c9fc1aef7b95e3ea4f639121ebf998e037256}。

二、 美国生活饮用水水质标准

《美国饮用水水质标准》是美国环保局(USEPA)于2001年3月颁布实施。该标准共有94项指标:其中一级标准毒理性无机化合物16项,毒理性有机物54项,放射性核素3项,大肠杆菌等微生物指标6项;二级标准感官及一般理化指标15项。

三、 中美生活饮用水水质标准比较

从检测指标看,中国《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有106项指标,多于《美国饮用水水质标准》的94项指标,具体指标限值上有些比美国水质标准严格。比如重金属汞美国限值0.002mg/L,中国饮用水标准则是0.001mg/L;致癌物四氯化碳美国标准0.005mg/L,中国标准0.002mg/L;有些有机物的指标限值要明显高于美国水质标准,比如总三卤甲烷(TTHMs),美国标准0.1mg/L,中国标准总和不超1mg/L。其他部分数值比较参见后面表格。

由于《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的修订参考了美国、欧盟、俄罗斯、日本等国家和地区的饮用水标准。指标限值主要取自世界卫生组织2004年10月发布的《饮水水质准则》,该标准是世界卫生组织组织了多个国家的学者,汇总了多个国际一流的实验室的研究成果综合而成,有详细的技术资料可以引证。《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指标的设置比较全面,指标的限量比较先进。

综上所述,中国的自来水水质和美国的水质是差别不大的,至少从水质标准上来说要求是比较严格的。

中美水质部分指标的比较
水质指标 中国《生活饮用水卫生标准》 美国饮用水水质标准(MCL) 人摄入后对健康影响 污染物来源
无机物(单位mg/L)
0.005 0..006 增加血液胆固醇,减少血液中葡萄糖 炼油厂,阻燃剂,电子,陶器,焊料工业的排放含量
0.01 0.05 伤害皮肤,血液 癌 

 

半导体制造厂,炼油厂,木材防 剂,防莠剂 等工业排放,矿藏溶蚀
铬(六价) 0.05 0.1 使用含铬大于限值多年,出现过敏性皮炎 钢铁厂,纸浆厂排放,天然矿藏溶蚀
0.005 0.005 肾损伤 镀锌管道腐蚀,金属冶炼厂排放,水从废电池废油漆冲刷排放
氰化物 0.05 0.2 神经系统损伤,甲状腺问题 钢厂及金属加工厂排放,塑料厂及化肥厂排放
氟化物 1.0 4.0 骨骼疾病,儿童得齿斑病 天然矿藏溶蚀,化肥厂铝厂排放
0.01 0.015 婴儿和儿童:身体和智力发育迟缓;成人肾脏出问题,高血压 管道腐蚀,天然矿藏侵蚀
无机汞 0.001 0.002 肾损伤 天然矿物溶蚀,冶炼厂及工厂排放,废渣填埋场及耕地流出
0.0001 0.0002 头发脱落,血液成分变化,对肾肠或肝有影响 矿砂处理场溶出,电子玻璃,制药厂排放
有机物
四氯化碳 0.002 0.005 肝脏出问题,致癌风险增加 化工厂及其他企业排放
氯苯 0.3 0.1 肝、肾发生问题 化工厂及农药厂排放
林丹 0.002 0.0002 肾、肝出问题 杀虫剂
总三卤甲烷 1 0.1 肝肾神经中枢出问题,致癌风险增加 水消毒副产物
苯并芘 0.00001 0.0002 再生繁殖困难,增加致癌风险 储水槽及管道涂层淋溶
感官及一般化学指标
pH值 6.5-8.5 6.5-8.5  
1.0 5.0 有益元素  
溶解性总固体 1000 500  
总硬度(碳酸钙计) 450 无此项 硬度高影响口感,烧水有水垢,对健康无影响,因为钙镁有益矿物质元素  
1.0 1.0 短期接触使胃肠痛,长期接触使肝或肾损伤 家庭管道系统腐蚀,天然矿藏溶蚀
200 无此项 高钠增加心血管疾病风险,容易高血压  

 

作者:河北联合大学,给水排水工程专业,大学(教师),薄国柱。

相关文章